说三道四技术文摘-感悟人生的经典句子
说三道四 > 文档快照

友友姚宏宇:用C,C++和Java实现自主研发之后,放开心态迎“高朋”

HTML文档下载 WORD文档下载 PDF文档下载
连续五年参加中国云计算大会的友友系统在经历了变迁和快速的成长之后,渴望在已经打磨成熟的,用C,C++和Java完成自主研发产品上,“嫁接”更多来自底层、中间层和应用层伙伴的产品和方案,做深做透行业企业市场。

5月17日,北京朝阳区广渠路38号北京一轻大厦3层,再次见到友友CEO姚宏宇,一如既往的精神


北京友友天宇系统技术有限公司CEO 姚宏宇

作为技术型创业者,友友系统CEO姚宏宇颇能代表云计算的圈子里最富活力的一群人。不仅是因为其不满15岁就考上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并在关系型数据库的发源地——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计算机和材料系从硕士一直读到博士,还因为作为资深管理人员及架构师,他在美国雅虎财经网和雅虎技术工程部,负责雅虎大规模数据传输和处理平台以及大型数据中心的技术架构和维护及技术团队管理,经验极为丰富。

2007年,带着多年实践经验和在中国市场做“云”的梦想,姚宏宇和几位朋友创办了现在的友友天宇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并在2009年参加了第一届中国云计算大会。“那时只有9家企业参展,而且都是小展台”,他笑着说。而当听到今年CSDN云计算频道梳理出的全国303+云计算企业之时,他很是惊讶:“已经有这么多的云企业啦?!”

公有云的“吆喝”,私有云的“艰难”

CSDN策划相应选题的时候,曾有圈内朋友说,南北云计算企业方向和市场战略明显不同。南方更加务实,偏重商务合作与互通协作,面对中小企业提供个性化服务;北方更加重视社交关系,在私有云和混合云项目等投入重兵。而反映到CSDN所绘制的“2013,中国云图”中,北京以119家云计算服务企业遥遥领先,后面紧跟的是上海(42家)、广东(39家)、江苏(23家)、浙江(17家)等等。

这样的区别,在跟随中国云计算市场一起成长的姚宏宇看来:“北方做云计算的企业比较早,即使不能说已然成型,但是在业内也已经有了相当的时间积累,与南方最近2-3年才出现云应用企业相比,是很明显的。”

友友系统定位在私有云市场,始终如一。尽管消息显示,国内有些企业主动与公有云平台服务商沟通,希望可以将部分计算和存储放到云上。但在姚宏宇看来,私有云和公有云很不一样。公有云比拼的是足够多的资源,设定等级标准供所有用户使用;私有云则更倾向于个性服务。以简单的合同签订为例,前者和后者所包含的内容几乎完全不同。在企业内部,各类业务系统、管理系统林立,即使同类型行业中的企业也会有诸多不同,这样所体现出的需求不是标准化能够满足的。当然,这也是私有云多以项目切入的根本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将相对不太核心的系统或者必要的备份放到公有云的混合应用模式,他则是认同的。事实上,公有云以IaaS和PaaS为主,IaaS走标准路线,投入大,周期长,利润相对薄;PaaS对技术和方向要求聚焦,也不容易盈利。但对于那些已对相关成型业务进行支持、并可将这些底层资源复用的互联网企业,在找准产品切入点之后,是很容易在云计算领域实现创新的。国内已经有数家互联网企业的云平台就是如此。姚宏宇同意这一点,“简单、便捷、便宜是公有云最大的特点,但这些都要有强而有力的资金的支持。要说服企业将公司的部分系统或应用放到云上,肯定要有其他足够有吸引力的服务。中国公有云计算市场还在‘吆喝’,要真正做起来,还需要时间来培养;而真正起来的公司,也只能是一些‘寡头’”。

与之相反,私有云市场更容易盈利。但在这个传统企业级市场,不仅有诸多传统巨头,如微软、IBM、Oracle、SAP等重兵把守,而且还有一批积累了20余年,拥有良好客户关系基础、丰富项目运作经验的ISV(独立软件开发商)/SI(系统集成商)。要以技术或服务突破这个定型的市场,并不容易。

这也在姚宏宇近6年的项目运作中得到了验证。“定位于私有云的方向没错,因为这些企业有足够的资源,足够的需求,有动力来改变,但是市场也出乎想象的艰难。一方面,是我们自己要投入大力度来研发,使得产品周期较长;另一方面,企业客户在应用新产品的时候较为保守和谨慎,希望可以通过新应用看到可以计量的变化,但是这一点也需要时间来证明。此外,还有要与企业关系更加密切的传统渠道的合作,以及企业的一些随时变化的‘折腾’,都会拉长周期。”

“如何与SI来具体合作?”对于记者的问题,姚宏宇说:“SI会融入友友系统的方案,成为整体解决方案给到客户。我们提供的是技术和产品,但市场还是SI来做。”这是现实的,也是和国外云计算市场最不同的一点。国外相对透明,也许拿着量化对比数据就可以做出方案,但是国内要考虑的更多。尤其是建立信任关系,是需要时间来积累的。

“聚焦”避开对手,做精行业市场

企业刚开始的时候,理想占了很大成分,但后来被现实一拳拳打回来的时候,你就知道(应该如何来做)了。”

市场却是残酷的,有的企业有好产品,没有地方应用;有的企业有需求,却无法找到靠谱的伙伴。即使有专家对行业进行分析,也不一定都是准确和清晰的。友友系统的重点是私有云市场,但是这个市场还不够成熟,很多企业在使用云计算时还有很多的顾虑;更有甚者,有些企业对云计算的产品还一无所知。尤其是当技术与业务相关联时,“哪些应用方向能提升企业管理水平,哪些可以彻底解决具体现实问题等,都不清晰。”

要打破既定格局是很不容易的。公有云和私有云都各有难处,但是也会各有优势。友友系统一直定位在做底层基础产品,但发展到现在,在产品慢慢成熟开始应用的时候,底层要向上拓展,要离用户更近,唯一的道路就是与行业结合,做方案。友友系统现在针对运营商、电力、交通和政府行业深入发展,“哪怕将一个行业做精了,也会有公司的立足之地。”

所以,虽然经常会遇到类似华为以及传统的大SI这样的竞争企业,但友友系统仍有自己的优势,即一系列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以及对客户群需求的深度聚焦。“现实和理想差距很大,理想还是要做很多事情,但当前要学会适应现实,先在某些方面做好做强。”

“不谈理想”的姚宏宇做了一件很理想的事情——写书。《云计算:大数据时代的系统工程》,从理清整体思路到动手来写,准备了两年,其中三易其稿,很是辛苦。友友系统希望通过这样的宣传,对客户和潜在客户有所影响。比如友友系统的一家客户,领导非常认可书中的理念,要求企业中层以上人手一本,还要写读书笔记。这样的影响是通过活动或其他宣传无法达到的。来自思想上的碰撞,更加自然,也更容易对产品、技术、 思想上产生认同。“我在硅谷呆了很久,很多想法已经得到了市场印证。虽然书的内容并不完美,但却有很多干货,希望可以对企业的实践有所借鉴。”

有人曾说,硅谷平均每三个月中就会有新的技术或产品诞生,《云计算:大数据时代的系统工程》传递的大数据、大用户、大系统的概念与体系,六大技术平台特征,历经一年,是否会有所变化?不会!姚宏宇说:这一理念无论是10年,还是20年,从目前来看都是不变的。因为无论什么新技术与产品,其根本目的都是“通过技术和工具实现人类的解放”,从工业革命到信息革命无一例外,云和大数据也是如此。

技术所要服务的就是最大的人群,比如互联网,政府和交通等。举个例子,目前全国所建立的智能交通系统,从最初依靠底下埋线圈获得交通测速,到现在遍布摄像头的监控系统,这本身就是大变化。而未来,通过视频分析,将实现以前很多无法实现的目标,比如对车辆进行观测,对车流进行控速等。

正如业内所统一认识的一点:云计算及大数据也许是从互联网起源的,但是未来发展重心一定在企业级市场中。泛网络化时代,企业级市场拥有更多潜力,“就像一个埋在万米地下的很好的石油矿产,所缺的是有力的工具,而云计算就是这样的工具。”

在姚宏宇看来,中国私有云市场在“非常早期”,大数据只是云计算应用的一个领域,不存在前后关系。当数据量达到一个量级的时候,没有云计算的工具是无法处理的。比如,交通中所用的传统关系型数据库,可以很好地处理2000万到4000万条数据,极限或在上亿条。但再往上扩展,就会造成系统瘫痪。这时候就需要新技术了。

“云计算的核心和精髓,就是积木化,灵活组合。”也是在这样的思路的指导下,“虽然底层还是自主研发,引擎用我们自己的,但上面的管道可以使用其他伙伴的,共同来完善产品和方案的组合。我们现在做的是适应工业标准或者类工业标准,比如与Hadoop体系API的对接。”

自主研发产品成熟,放开心态迎“高朋”

友友系统的技术架构是以网络为中心的,这与以存储为中心的绝大多数企业完全不同。因为从一开始,姚宏宇就认为“所有事物都要连接在一起协同工作,所以系统一定会更加复杂,当然出问题的几率也越大。但如果将网络层处理好,底层架构可以流畅交换,就会有实现协同和云计算的根本。”

很少人知道,“友友系统的底层架构中最内核的,都是自己开发的,用的是C语言,而外面,是用的C++,再往上则是Java。”对应下来,就是CloudWare这一套完善的云计算基础软件产品体系,包含了分布式数据总线Bitsflow,分布式数据库DataCell, IT系统运维平台NetVM,分布式存储系统SmartFS,以及关系数据库集群管理平台SmartDB。


数流控制系统Bitsflow逻辑架构

事实上,友友系统开发了很多产品,也一直在试水市场接受度。这固然费人费力,但也是无奈之举。尝试到最后,友友系统找到了“聚焦”之路,希望将看到的市场机会做深做透。“从内核到客户可以接受的产品,还有一段很长的路,不仅是体力活,还有资源投入,我们在努力朝这条路上发展。”

将已有产品打磨的更好,做技术的都有这样的理念。而市场、时间和资源会推动友友系统与更多企业合作,迅速落地,打开市场,积累口碑。未来,友友系统将会整合伙伴产品和方案,共建系统。这其中,最好的伙伴有三类,一是友友底层所缺失的,比如存储、列数据库,如Hadoop、HBase这样的;二是中间层的,比如分析框架,分析算法框架,可以实时实现数据分析的;三是行业应用方案,如针对行业企业的需求,将成熟方案“嫁接”过来。“这其中,也许有一些对接的问题,但由于国内云计算产品和方案以开源为主(自主研发相当少),所以技术方面问题并不大。”

我做那么久技术,没点原创产品说不过去,所以找了块硬骨头来啃!之后少说多做。但我坚信中国云计算和大数据应用一定会成功,因为需求已经出现;在中国,我们的数据级也许是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只有这样的基础才能真正促进真正的创新,不仅是技术,也是在应用上。”

【写在最后】

在CSDN云计算频道的云先锋系列采访中,自主研发底层系统的企业目前只看到5家,阿里云、金山云、华云网际、七牛和友友系统。也许还有,我们将会持续跟进报道。也祝愿这些勇于啃硬骨头的云计算企业能够在云计算与大数据的浪潮中拔得头筹,更好地发展下去。(文/郭雪梅,审校/仲浩)

备案号:鲁ICP备13029499号-2 说三道四 www.s3d4.cn 说三道四技术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