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三道四技术文摘-感悟人生的经典句子
说三道四 > 文档快照

从40亿美元到10亿美元 Hulu的美梦是否又一次成为泡影?

HTML文档下载 WORD文档下载 PDF文档下载
视频网站Hulu一直不乏科技巨头青睐。在2011年的竞购中,曾传出Google出资40亿美元,但最终,无论Google还是其它竞购方,都因为在内容授权上无法与Hulu达成一致导致交易终止。这次,Hulu的前途再次成为迷局。

美国著名视频服务网站的竞购原计划于上周五见分晓,但因为种种原因,最终结果还未发布。因为时间拖延太久也引起竞购方的一些不满。Hulu,这家Google曾经欲以40亿美元收购的视频服务网站,到目前为止仍旧前途未卜。


Hulu是由迪斯尼、康卡斯特、老新闻集团共同创办的视频网站,成立于2007年,之后发展成为一家仅次于Netflix的美国视频服务网站。Hulu转让的消息从2011年开始就有传出,但最后无果而终,而那以后,NBC母公司康卡斯特退出网站管理事务,只剩下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和迪士尼,但两者对Hulu的发展也未能达成共识。

2011,最高出价40亿美元,最终交易成为泡影

含着金匙出生的Hulu之前的发展算得上平稳,从2011传出出售传闻之后,有多家巨头打算将之招之麾下。当年Google、亚马逊、Yahoo!、微软、Direct TV等同时竞购Hulu。Yahoo!曾经出资20亿美元,Google出资更是高达40亿美元,但最后交易流产,卖家陆续退出竞购。

无论Yahoo!还是Google,当时都要求Hulu所有者放宽对内容的限制。Google要求Hulu所有者未来提供更多视频内容,并要求授权Google TV播放视频内容等相关条件。而Hulu的股东则希望以高价出售Hulu的同时,仍然对内容享有更多的控制权。

2013,最高出价10亿美元,结果未知

时隔一年多,Hulu再次传出出售意向。最开始参与竞购的包括美国卫星电视公司DirectTV、Chernin集团(AT&T为并购伙伴)、Guggenheim数字媒体公司、Yahoo!、时代华纳有线公司、私募股权公司KKR以及银湖。这次竞购中,拥有自己视频业务的Google和亚马逊,均未参与Hulu的竞购,这或许与上述两家公司目前拥有非常强大的视频平台有关。

竞购方当中,由于切宁创始人Peter Chernin曾经担任新闻集团COO,熟知视频领域,给出的竞价仅以5亿美元起步。

Yahoo!则依据不同的条件给出了不同的收购价格,大概在6亿到8亿美元。这其中的条件包括了获得内容授权的时间长度等。据AllthingsD旗下BoomTown专栏作者称,Yahoo!希望Hulu投资方迪斯尼、新闻集团、Comcast和私募股权公司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承诺,赋予Hulu对其当前电视节目和老电影为期四年或五年的独家访问权。然而Hulu投资方只愿意赋予Hulu潜在收购方五年的内容访问权,其中只有两年为独家访问权。所以,Yahoo!走了。

截至上周五,已经有多个竞购方退场,竞购者从最初的七家,减少到了三家。分别是DirectTV,Chernin集团和Guggenheim。目前还不清楚Hulu何时会对外公布收购交易结果。

内容决定Hulu命运

无论何时公布,Hulu最终的命运一定与内容授权有关,两次收购产生矛盾的地方都在于内容的授权。Hulu的价值完全取决于新的所有者能从中得到多少内容?时间有多久?

Hulu自创立以来,便拥有美国四大广播公司中的三家独家内容的访问权,但从现在来看,无论对福克斯、ABC还是NBC,独家版权都不是对它们最有利的,因为它们完全可以在向Hulu授权的同时,向Netflix和亚马逊授权。考虑到Netflix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广播公司若授权给它,则能够获得更多收入。

但一些竞标者想要拥有节目内容的时间最少是三四年,而这些广播公司则希望是,付费版最多两年,免费广告版最多五年。

所以一方面,广播公司不希望交出长期内容,另一方面,竞购者也不想拥有一个很快就把内容消费完的平台。双方就僵持在了这里。

Hulu是否该妥协

不管怎样,考虑到上一次的教训,Hulu不可能不作出让步。如果这次Hulu继续坚持自己的条件,导致交易无法继续,那么往后Hulu的价值有可能会进一步降低。

首先,Hulu在面临强大的竞争对手Netflix时,发展遭遇颈瓶,增长也不是特别突出,后者前段时间还凭借自制剧《纸牌屋》以及《发展受阻》再次俘获众多投资人以及观众的心,让Hulu抢夺市场的希望变得更加渺茫。而在本次收购过程中,由于Hulu转让交易久拖不决,导致在内容版权获取上处于下风。21世纪福克斯”旗下的福克斯电视台,已将电视剧《新女孩》的新剧集版权放给了Netflix。

其次,Hulu一些核心成员也已离开公司,转而寻求其他出路。Hulu CEO Jason Kilar年初离职,与他一同离职还有CTO Richard Tom,最近,产品副总裁 Robert Wong也已经离职。核心人员的流失多少会伤Hulu元气。

如果Hulu仍旧坚持自己的条件,那么最后的发展不容乐观。所以这次它应该会做出妥协,只是觉悟太晚,价值已经大不如从前。正如《创业第一年易犯的8大错误》所言,该卖不卖也是错误之一,虽然特指创业第一年,但当中的错误是发展几年以上的创业公司也会犯的。

(撰写/陈馨影 责编/魏兵)

备案号:鲁ICP备13029499号-2 说三道四 www.s3d4.cn 说三道四技术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