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三道四技术文摘-感悟人生的经典句子
说三道四 > 文档快照

中科创达邹鹏程:黑客精神逐渐被人遗忘 有点让人感伤

HTML文档下载 WORD文档下载 PDF文档下载
九几年那时候大家做东西和现在不太一样,那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技术,如果觉得技术很酷,别人也没做过,就想做一个。而现在大家做什么东西,都要先考虑用户,或者先考虑怎么赚钱。黑客精神逐渐被遗忘,有点悲哀。

导读:中科创达是一家移动解决方案提供商,其客户客户遍布全球,包括Lenovo、TCL、SonyMobile、Sharp、NEC、Fujitsu、 Hitachi等。本次的采访对象是中科创达副总经理邹鹏程。

有人说,中科创达是一家闷声发大财的公司。这家公司非常低调,很少出现在媒体以及公众视野。一家公司的文化,一定与其创始人和领导人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中科创达的低调,从邹鹏程身上就能寻到蛛丝马迹,他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低调、沉着、稳重、真诚。


因为孤独而回国

“当时在圣母大学毕业之后,为什么不留在美国呢?回国的决定是不是和当时的大环境有关系?”

“应该没太多的影响,实际上当时想得也很简单,就是觉得在美国不是特别适应,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美国。那个环境相对比较孤独,另外一个原因说出来可能你不信,我当时在美国找不着老婆,我在中国比较容易找到老婆。我并不是找好工作才回的国,我当时直接就觉得不太舒服,抬腿就走了,那时候也年轻,现在可能不会这么干了”。

邹鹏程很真诚,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有远大的理想抱负,只是因为孤独。如果按现在的说法,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有一个美国梦,都梦想着有一天能去美国上班或者生活,而邹鹏程却反其道而行,这算不算一种Follow Your Heart?

回国之后,在恩益禧-中科院软件研究所有限公司做过项目负责人;也在中科红旗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做过服务器研发部门经理;还在广州西格美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过副总裁;08年才加入了中科创达。从技术人员到管理者,角色上发生了很大变化,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在改变,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做技术,你只管这个程序是否能运行,而做管理,你需要照顾到很多方面,在Be Nice与Be Right之间很难平衡,但唯一没有变的是他对黑客精神和文化的追求与坚持。

逐渐被人遗忘的黑客精神

他喜欢黑客,因为他自己就是个黑客,这与以前所在的环境有很大关系。曾经他所在的实验室都是一帮具有黑客精神的人。他当时的老板还曾把Windows CD直接放在微波炉里烤15秒,拿出来觉得非常漂亮,直接就贴门上。大家都是这种人,可能外人看来觉得有些另类,做法有些不可思议,但他们能从中找到乐趣。

实验室里大家都用Linux,用VI、Emacs做一些东西,也用Lips。因为受实验室那帮人影响,所以他使用的第一款开发工具就是实验室常用的Emacs,自己的早期作品也是用Emacs开发的,比如最早的博客。那时候在美国比较寂寞,也正值大家做主页的时代,还没有出现所谓的微博、微信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大家都在主页上去发东西,他自己也经常写日记,所以就做了博客这种系统。纯粹是考虑自身需要或者好玩儿。

九几年那时候大家做东西和现在不太一样,那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技术,如果觉得技术很酷,别人也没做过,就想做一个,比如当时的并行处理库。而现在大家做什么东西,都要先考虑用户,或者先考虑怎么赚钱,这也是他们这代人,至少是邹鹏程感觉不太适应的一个地方。

好的OS应该有点黑客味道

中科创达自己做移动OS,也做定制化的OS,以他们的经验,用户最看重的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邹鹏程说他不能代表用户回答,只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回答这个问题。在他眼里,一个好的OS应该能闻到一点黑客的味道。比如说锤子手机,它靠的是所谓的工匠精神,比较接近黑客精神。但工匠跟黑客差一点,就是工匠大部分缺乏精深的专业知识,也就是说并没有钻得太深,他可能很努力地在那做开发,但更多的是属于用户体验的微创新。

站在商业的角度讲,邹鹏程更看重的是品味加上黑客精神,他所领导的部门,更多的不是去做用户访谈或者听用户说该怎样,而是看这个东西酷不酷,是不是能代表你最好的技术水平。所以他评价OS的标准很简单,看它是不是有让人觉得惊艳的东西,就是让人忍不住感叹“Wow,so cool",都想不出来他是怎么做出来的。但坦率的说,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少,整个业界的速度都越来越慢了。“这个让人有点感伤”。

黑客精神与用户体验的平衡

邹鹏程所强调的黑客所做的东西,往往比较小众,或者和大众需求有时候想去甚远,比如他在01年翻译过一本书叫做Unix-Hater’s Handbook,中文名叫《Unix痛恨者手册》,里边讲到,黑客追求的就是技术,给的用户的界面往往非常难用。有一个例子就是Unix中用来创建文件的命令Creat,显然是个拼写错误,是当时Unix的发明人Thompson把最后的“E”字给去掉了,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多加这个东西,按起来太费劲。太过于技术导向的决定,而非用户决定也是之前Linux在桌面上失败的主要原因,或者说比较早的MID失败的主要原因。

如果说只强调技术而不注重用户,必然会失败,但如果只注重用户体验,而没有黑客味道在里边,邹也是不能容忍的。“现在这个时代,可以说好,可以说不好,在某种意义上说,并不是特别好,就是大家都开始重视用户体验,重视微创新了。但重视到一定程度,大家反而忽视了一些最基本的技术和最基本的乐趣。”

要把这两方面平衡起来非常的难,他的团队曾经有过完全专注于用户体验失败的经历,也有过完全让工程师控制产品而失败的经历,所以邹鹏程现在采取的方法就是同时启用两种不同想法的人。一种是非常关注用户体验的人,另一种对用户体验完全没有感觉,但是技术非常牛的人,把两者融合到一起,营造一种文化,并且建立一种商业模式,不断让用户体验两种文化碰撞产生的结果。

总结

在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也顺便问了他对技术人才的要求,其实也可以猜出来,这么一个强调黑客精神的人,应该更喜欢酷爱技术的人。当被问及在线编程这种方式对于选拔人才的方式如何的时候,邹鹏程谈到,他也参加过在线编程,在1999年,做过一些ACM的题,当时就一堆黑客在那里玩儿,这种方式更利于选拔他所喜欢的人。

但许多黑客往往会因为柴米油盐而发愁,邹鹏程说,他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个环境和条件,让这些人能够安心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现在中科创达已经基本实现了这个目标。

(文/陈馨影 责编/魏兵)

备案号:鲁ICP备13029499号-2 说三道四 www.s3d4.cn 说三道四技术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