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三道四技术文摘-感悟人生的经典句子
说三道四 > 文档快照

女人模样

HTML文档下载 WORD文档下载 PDF文档下载
最近给自己织了件毛衣,厚实绵密,带着几条大气的竖花,看着就心花怒放。现在就剩下精心的钩个枣红色的边,再钩几个包扣,就可穿着满世界招摇去了。没有人想到我会这一功,我自己似乎也快遗忘了,于是想到了母亲,想到了那个从小就很努力希望把我养成如水一般的女人的母亲。坐在窗前,电脑里播放着轻音乐,不时地抬头看着窗外公园里的满眼绿色,

最近给自己织了件毛衣,厚实绵密,带着几条大气的竖花,看着就心花怒放。现在就剩下精心的钩个枣红色的边,再钩几个包扣,就可穿着满世界招摇去了。

没有人想到我会这一功,我自己似乎也快遗忘了,于是想到了母亲,想到了那个从小就很努力希望把我养成如水一般的女人的母亲。

坐在窗前,电脑里播放着轻音乐,不时地抬头看着窗外公园里的满眼绿色,安静的织毛衣,心里品着生活的种种。发现自己真的已经变成了曾经最渴望的样子:优雅老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说话语速变慢了,遇到任何事情都不会着急了,嘴角也总是微微上扬着,似乎走路节奏也不似从前那样急促了,最重要的是,心好安静了。无论上班还是在家,任何事情都能很从容的去做了,无论看见别人的任何争吵还是听见别人不舒服的言词,都能淡淡的处于事外,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心里会暗暗的询问,这可是母亲希望我成为的女人模样?

我上面有三个哥哥,我是老小,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据说是因为父亲强烈的希望要个女儿,这才有了我的降生,可见这个家是多么的宠爱我。可在记忆里,除了宠爱和呵护,我更多的感受到母亲对我的严格,很小就总听母亲说:我可要把你教育好,别让人说我只会养儿子,养不出个好女孩。

五岁那年,我开始学着包饺子,一个晚上母亲和我坐在小桌子前,母亲手里拿着个小竹尺子,我擀皮,母亲包饺子,只要不会,小竹尺子就敲在手背上,我是一边流泪,一边忍痛,一晚上学会了擀皮,又一晚上学会了包饺子,而且是最有技术含量的挤饺子,不是那种拿褶子的捏饺子。好在那个年代日子穷,吃饺子的机会不是那么多,小小的我,只有在重大节日才整天坐在面板前和母亲一起包饺子。后来,母亲开始限制三个哥哥帮我做家务。每天一吃完饭,母亲就把三个哥哥赶出厨房,说:收拾厨房是女孩的事。记得那时,我的个子还够不到高高的灶台,需站在一个小板凳上,才能洗锅洗碗。只要母亲离开了,或是去午休了,哥哥们就会进来,把我抱下板凳,帮我洗碗,我就会呜呜呀呀地在哥哥们怀里哭许久。

再稍大,我就开始跟着母亲学做各种女工。家里加上父亲是四个男子汉,所以,总是有无数的女工需要做,记忆里母亲从来没有闲着双手坐着玩的时候,手里总是有忙不完的女工。最早学的是衲鞋垫,从做袼褙开始,怎么排列那些破旧的布片,怎么熬煮浆糊,最后晒好了袼褙再剪成鞋垫,画上各种图案,然后我就需跟着母亲一起,一人拿一个坠子,一根针,来回的衲出各种各样的花纹。可是,总是一双还没衲好,哥哥们的一双又穿烂了。后来学钩花,先是给哥哥们钩枕头套,后来母亲发现钩了可以换点钱,上小学的我,更是每个晚上似乎都是手里拿着钩针和花样。二毛七一个线球,一个小枕套需要十个球,二元七毛,可是却可以卖五元钱一个,而且外贸上门收购,那简直是翻翻的利润。只是很佩服母亲,那个年代没有高考,没有上大学的事,那段时间很多家的女孩都辍学在家做手工活了,可母亲却对我说: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学习是第一重要的事。虽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当时的学习究竟是什么。可我没有因为挣钱的女工,耽误过一次课。(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 )

再后来,我小学毕业了,就会主动的和母亲一起承担起给哥哥们织毛衣的任务,那时,一个孩子只有一件毛衣。穿的僵硬了,就只能拆洗,然后再织起来。家里五六口人,轮流起来,年年暑假都有拆洗毛衣的任务。因为织的好,后来,到了冬天,父亲的同事还会把毛线送到家里,希望母亲和我帮忙。

这样说起来的忙碌,是我五岁到十一岁六年里学会的各种女人技能。后来上了住校的初中,后来有了高考,后来物质极大的丰富,后来从南方嫁到北方,婆婆小姑先是被我新房里铺满了自己手工钩的各色床罩,沙发布艺惊呆了,后来又被我包饺子的本领吓傻了。记得那是在婆家的第一个春节,全家人看着我一个人风卷残云般的两个小时就包完了十个人吃的饺子,直接目瞪口呆。他们直接没想到,当时那么稀有的一个大学生,还是南方长大的女人,竟然把包饺子的全套功夫玩的这么拽。自然我又接手了全家人的毛衣拆洗编织,一直到日子丰满的不再有人织毛衣。

一晃都二十年没织毛衣了吧。那日问老公,你记忆里回到家,我最常出现的状态是什么?他想了想说:前十多年是织毛衣,现在好像都是在电脑前写东西吧。我笑了。嗯,我还是可以知道,我其实真的是个很安静的女人吧。

自从跟着办公室的小同事们看了几眼《继承者们》,爱上了长腿哥哥穿的各种手工毛衣,是不是现在又时尚手工编织了,我恢复恢复技能,也要给我家的长腿儿子织件漂亮的手工毛衣。突然涌上思念母亲的感伤,很感谢母亲曾经的教育,这样的教育成就了我本质的女人情怀。只是,不知天国的母亲能否看到我今天这般女人模样。

备案号:鲁ICP备13029499号-2 说三道四 www.s3d4.cn 说三道四技术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