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三道四技术文摘-感悟人生的经典句子
说三道四 > 文档快照

叶子<4>

HTML文档下载 WORD文档下载 PDF文档下载
我好怕,我好怕她,我怕她不要我。他说会回来接我的,但是…但是……我该怎么办,秋…。:没事的,不是还有我吗?我故作镇定的安慰她。没用的秋,邻子哽咽的说着:我是……邻子欲言又止,只是哭。: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因为我将时刻守护着你,不会让你再受倒任何伤害。又下雪了,反复无常的冬天。我吧窗户关

我好怕,我好怕她,我怕她不要我。他说会回来接我的,但是…但是……我该怎么办,秋…。:没事的,不是还有我吗?我故作镇定的安慰她。没用的秋,邻子哽咽的说着:我是……邻子欲言又止,只是哭。: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因为我将时刻守护着你,不会让你再受倒任何伤害。

又下雪了,反复无常的冬天。我吧窗户关上,把冰天雪地隔在外面。好点没有。:好多了,多亏了你。来,喝杯茶,你这里吃的没有,茶倒是取之不尽,可惜茶越吃肚子越饿。你不是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吧!那…邻子的表情让人不安。:哈哈,你该不会当真吧!老实说吧!一日三餐一顿不落,背着你吃的。邻子‘嘻’的笑了,有只那时的影子。你都快四天没吃任何东西了,待会得卖一只鸡来保汤,把你当坐月子伺候。行啊!那我就坐享其成咯!

乡镇的风景一成不变,忽而想起许久没打电话回家了,正好赶上小卖部有公共电话,便趁此大电话回家。:喂,您是…:是姐姐的声音。:是我,杨秋!:啊秋,你现在在哪,怎么这么久了都没打电话。似乎责备的语气。不是说上朋友家住几天吗!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家里出事了/出事了,什么事/什么事,爷两天前走了,晚上窗子没关,活活冻死的。姐姐哭了。我似乎遭到一个霹雳,僵硬在原地,喉咙像卡着什么般说不出话来。喂,有在听吗?:现在怎么样了。:别问了,你赶快回来,爸妈都气坏了。:行,我马上回去,先这样吧!我挂断电话,眼前一片空白。我魂不守舍四处乱闯,不觉眼前模糊起来。

怎么现在才回来,诶,鸡呢!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没事,我坐会。:你眼睛怎么了,你哭了。:没有,外面风太大,一不留神吃了雪,冻到了。:真的?:邻子,我不能隐瞒/我…我明天得回去了,我爷爷逝世了。邻子的脸色变了,略现红色的脸有煞白了,她不说话了,坐在我身边。我们沉默了许久,忽然一杯水递在眼前。:喝杯水吧!你明天打算几时走。:不知道。:不要想太多了,休息一下吧!

外面寒风凌厉,身心犹如沉浸在雪水中,寒冷无比。时间似乎凝固了~~~

来,喝一口。邻子把一个杯子递给我/我接过杯子猛喝一口,一股辛辣味瞬间直串脑门,呛得眼泪直流。邻子笑出声来,说道:没喝过吧!北京二锅头,55度。感觉如何。:差点没被呛死。:我第一次喝也被呛的差点断气,那时我十三岁。邻子说着便喝了一口,然后咽了下去,显露出痛苦的神情。:后来我逐渐喜欢这种感觉,能让人卸下许多。再喝一口,不要太急。得慢慢喝才能感受到那种味道。我照邻子所说的喝了一小口,味道依然辛辣呛鼻,陌生却诱人的味道。:喝吧!借酒消愁,醉一场吧!邻子笑着说。:醉,我是该醉一回了。然后好好睡一觉,再面对明天的事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 )

[又是那样的天空,我一直往前走/忽而眼前出现了两个人.一个小孩很在一个老人身边,那老者一手撑着一根竹拐,一手牵着小孩的小手步行缓慢得走着,一老一少都乐呵呵的,无忧无虑的样子。杨杨,你看飞在天上的是什么。那老者笑着问道。:是风筝爷爷。是呵,你看它飞得多高啊!杨杨想不想跟它一样飞得高高的。想,杨杨想飞到天上去,飞得好高好高,还要带上爷爷一起。噢,杨杨要带爷爷飞到天上去呵。老人笑着说。是的,我要爷爷总是陪着我。小孩同样开心的笑…。:秋,起来了。我从梦中惊醒,迷糊中看到邻子坐在身边。几时了现在。快十点了,你现在好点没有。我试图坐起来,但是头却疼得要命。:不行,头还是很痛。:这当然,忘记的代价便是头痛,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来,先喝口茶解解酒。邻子吧一杯茶递给我。然后吧我扶坐起来,喝了茶后的确好了许多,第一次真心感到茶确实是好东西。:你不该跟我到这来,都是我不好。你这算是敷衍我吗?:不是…我只是不想欠你太多。:别说傻话了,我们不需要说这些。邻子又沉默了。:小邻。:什么。:你能告诉我你那伤疤的来历吗?我不晓得你为何有时会那么的反常。邻子不再说话了,我们就这样坐着,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空气弥漫着压抑的气息/过了许久,邻子小声的说/你想听吗?是的,我一直都想知道。那好吧/邻子似乎下了决心似的/你知道我是擅长说故事的,我就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吧/不过首先我要问你一个问题/邻子停顿了一会//你猜我这伤是怎样伤的。我摇头。这是刀伤,被人砍的。是谁!我爸。你爸!是的,用一把菜刀,从我背后砍了下去。我无言,这样的答案难以置信。

:大连是很美的城市,我喜欢那里,有清澈的海水和蔚蓝的天空。我和我哥放学都会经过海边,一起吹着海风,闻海水潮湿的味道。在离我家不远有一家卖花的花店,里面有各种鲜花,透着清新的香味。里面有我最喜欢菊花,波兰菊和雏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如何,很向往吧!邻子忽然问道。挺向往的。我知道结局并不美丽,这只是掩饰,一种邻子擅长的伪装,那绿茶山上传说的女人的影子浮现了出来。然而到了家便是另一方景象了。邻子很平常的说着,似乎在讲述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故事。家里永远是吵闹的声音,我那时十三岁,但我以能作到充耳不闻了,我习惯了那样子的闹剧,麻木了。我像往常一样把自己锁在房间了,饿了就自己弄点东西吃,渴了便随便喝些什么。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邻子说完笑笑,脸上找不到悲凉的迹象。我苦笑,心里思绪万千。很难熬吧!也不是那么难,只要习惯了就好了,再说还有哥哥陪着我呀!为什么会这样,你爸妈为什么要吵架。那个男人不是我亲爸爸,我五岁时爸爸便生病死了,然后我就出现了那个男人,他对我们都很好,但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就是不喜欢他。后来他就作了我爸爸,也就是后爸。起初一年还行,但逐渐的他的面目便露了出来…喝酒、赌博、整夜不归、带一群男人到家里疯…刚开始我妈说了他还会听,后来就不当一回事了,而且还要骂人,打人,好好的一个家便这样给毁了。那你妈为什么不离婚呢!邻子摇摇头:我妈只是忍受,不会反抗。后来怎么样了。苟延残喘咯!……就这样我在那个家生活到十三岁。就在那一天,我同样放学回家,同样经过海边和花店,但那里已经没有菊花了,那以时晚秋,路上满是凋零的树叶。还有,那一天是我生日,但根本没有人在乎这个。家里人都出去了,我照样把自己关再房间内看书听广播,这是我生活的全部。不久就有人回来了,是哥哥,他跟我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我那时的心情很是底落/不一会儿他又走了进来,手上还托着一小盘蛋糕,对着我说:小邻,生日快乐。我当时就哭了,至从五岁开始就没再有人与我过生日了,而我也差不多忘了自己原来还有生日。哥哥说小邻,许个愿。我很高兴的许了。哥哥说小邻,哥给你喝好东西。我很开心,问是什么。哥哥拿了一瓶酒出来,倒了一杯给我。我很高兴的接过来就喝了一大口,……从那时开始我便喜欢上它了。:我想以后我肯定也会喜欢的:我说。不久又有人回来了,我们靠在门缝了看,是妈妈。我们把妈妈叫到房间了,妈妈进来一看便愣在一边,然后眼泪就一滴一滴往下掉,她把我和哥哥搂住,没有说什么,就只是哭。我们也跟着哭,哭了很久。妈妈说不要哭了,今天说邻子生日,该高兴才是。然后妈妈对着我说:小邻,生日快乐。我那时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只要有哥哥和妈妈在我身边。妈妈把戴了十几年的手镯脱给我,说:小邻,这手镯是我跟你爸爸结婚时为我戴上的,它已经跟随我十四年了,今天我把它送给你,祝你生日快乐。:我那时哭了说不出话来,只能把妈妈紧紧抱住,‘谢谢妈妈,谢谢妈妈’我只能在心里重复这句话。然后我们三人围在一起吃蛋糕,虽然只有一点点。但那一刻我感到我是最幸福的人。哥哥又拿出酒来,妈妈看了一会便笑了:好吧!今天我允许你们,不过只能喝一点点。所以我们只再喝了一小口,妈妈也喝了,那是我们从那以后最快乐的相聚。邻子说到这里眼睛已经湿润,脸上流露着欣喜。我把邻子的手握在手心:还好吧!咱不说了。我怕邻子会崩溃掉,她已经没有力量了。不,我想说,让我说出来吧!:不等我开口,邻子又接着说道:我们睡的时候那男人还没有回来,在半夜的时候吧!我就被吵醒了。:那男回来了。:是的,一回来就闹事,摔东西,骂人。如何是平时我定是用被子把头蒙住,但那时我却很是生气,也许是生日的缘故吧!我冲了出去,对他们大吼:别吵了可不可以。那男一看是我便把手上的瓶子朝我扔来,我躲过了,瓶子‘呯’的一声破碎了,空气弥漫着浓烈的酒味。:你说什么。那男人大吼着朝我走来,扇了我一巴掌,我感觉不到疼,全身瘫痪在地上。:她只是个孩子。妈妈吼叫着朝我跑来,把我抱在身上。我当时迷迷糊糊的,只是依稀听到妈妈的哭声和男人的吼叫声,我靠在墙上,全身软弱无力。忽然有人把我扶了起来,是哥哥。他当时对我说什么我忘了,我只是哭,只知道哭。在我清醒过来时只看到妈妈倒在地上,然后我看到那男的手上拿一把刀朝妈妈走过去,我什么都没想便奔向那男人,想阻止他,想夺去他手上的刀,然后只感到背后一阵剧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邻子停了下来,拿起酒倒了一小杯,然后一饮而尽。:我比你幸运多了,……这对你的影响有多大。我身边似乎突然存在着许多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挺大的。邻子笑笑,无所谓的表情。:后来呢!:后来我进医了,而那男人也被抓起来了。我们终于苦尽甘来了。我醒过来时已经在医院了,妈妈坐在身边,很憔悴。她说我失血过多,昏睡了五天,幸而没有伤到骨头,不然就算命保住了也成了废人。我问妈妈后来怎样了。她说我昏迷后那男人似乎清醒了,把刀扔掉便跑了。是妈妈把我背到医院的,走了十几里路,没有人帮忙。到医院时血流得太多,快不行了。是妈妈把她的血输给我的,抽掉她一半的血,最后是医生阻止了她,因为她要把她的生命换给我。:母爱真伟大。我感叹道。:是啊!邻子轻轻说道。我住了三个月就出院了,跟着妈妈哥哥回到了那个家。:终于苦尽甘来了。:是的,家里从此有了欢笑,我们都想终于摆脱了那种日子了。:这算不算一个好的结局。:可能也就过了三个月把,有人来敲门。是隔壁家的,他一边喘气一边说那男人又回来了。我们都吓了一跳,忙跑出去。有一群围着打他,打得头破血流。人们看到我们来了,便问我们要怎样处置他。妈妈就问我:我说不想见到他。然而邻居们不同意,说这样的人不打死也要关起来。最后还是妈妈求人们把他放了。——她就是心太软——那男人满面是血,他跪在我们面前连说对不起对不起,他说的时候又有用脚在踢他,他像木头跪在原地。我妈妈让他快点走,他就走了,一瘸一拐的。我以为他不会再回来了,但他第二天晚上又来了,还是那样子,头发还粘着干了的血迹。我朝着他吼道:你出去,给我滚出去。他底着头一言不发。我走过去推他,要他马上走。站在一旁的妈妈突然大声叫我,妈妈就是那么的懦弱。:小邻,别这样。妈妈似乎在哀求我。:你的心里只有他,你从来就没有为我们着想。我就这样对妈妈吼叫,然后把门一摔跑到外面去了。:你不该那样说你妈妈。我想邻子过后肯定会感到愧疚。:是啊!我那时气疯了,在街上边走边哭,感觉到自己是没人要到孩子。——我那时才十三岁,我需要不多,但我连最起码的关爱也得不到——你知道我当时想什么!:想什么!:我跑到海边,爬到高高的石头上,我想我是完全被遗弃的人,活着也没意义了。我看着大海,就想要跳下去。:幸好。:幸好!:我是说结局,不然你怎还能坐在这里。:我要跳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叫住了我,是哥哥。他知道我总会到海边去,了解我的就只有哥哥一人。我们那晚没有回去,睡在宽阔的石头上,天空满是星星,耳边也有海水拍打岩石的声音。:我与邻子相视一笑。:隔天回家时看到那男人还在家里,我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离开那个家。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这样子,她决不是我想的那般软弱顺从的人。:我问她是不是要把他留在家里。她点头。我问她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她说邻子原谅妈妈,妈妈也是……。她没有再说下去。我们很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他说我们的仇人,你难道真的要把一个这样的人留在家里。我又对着她大叫。原谅妈妈邻子,以后你会知道的。我还想说时哥哥拉着我叫我不要再说,我哥哥已经学会把仇恨埋在心里,他知道劝说以无济于事。:那男人真的住下了。我感到命运这词汇的含义。:住下了,从那时起我尽可能不回家,住学校或上朋友家住。就这样过了差不多两个月吧!有一天班主任把我叫了去,说我家出事了。我吓得要命,马上奔回家,我真怕是妈妈。门口围了许多人,还听到人说有人死了,我当时心跳得不行,差点晕了过去。:我握紧邻子的手。:终于有人走了出来,两个护士抬着一扶单架,上面躺着一个人,盖着白布。我冲了过去,掀开白布。是他,脸色发白,一个死人。然后我看到妈妈走了过来,我跑过去紧紧的抱住她,她哭了,我也哭了。:那男人是怎么死的。我并不是出于同情。:病死的,邻居说晚上总能听到那男人的咳嗽声,咳了很久,越咳越厉害,最后是一整晚都咳,没有消停过。就在他死的那天,咳到半夜就没怎么咳了,最后就没声了。人们说这是回光反照。:恶梦终于过去了吧!我苦笑:我可比你幸运多了。: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邻子说道,她的苦难似乎没有结局。:没有人愿意参加他的葬礼,我们把他的尸体送到火葬场,在这期间妈妈都没什么表情,但在看到那男人的尸体推入火葬箱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妈妈嘴上扬起了微笑,一种我从来没来看过的笑容,那笑让我毛骨悚然。:我莫名打了一个寒战。:我觉得那时的妈妈很陌生很奇怪,但我当时并没有在意。但是后来妈妈就有些不一样了,经常发呆,也很容易受惊吓。我隐约感到那男人的死不会那么简单。:结果是不是你妈妈。:是的,我总是找机会问她那男人是怎么死的,她就是不说,但她的回避更让我感觉到那男人的死一定于我妈妈有关,,虽然我一再警告自己不要那样想,,但是那种想法却越发强烈..终于有一天,她的反常让我确定了我所害怕的结果..真的是你妈妈,她为什么````/与她生活了这么久,虽然我不知道她用何手段,但我想~~~~~。:那你不想…:我不想,就算她说给我知我也不会听的。邻子摇着头:我想我要是没有回忆该有多好啊!:对不起,我不该强迫你再提起那些事。:没事,说出来反而好多了。:那你们怎么会搬到这里来呢!:那男人死后我们就开始搬家,这几年来从大连到上海,从上海到北京,从北京到这里,我们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四年前哥哥留在了上海,走的时候他说一定会来接我的。然后一个星期前妈妈离开了我先去烟台了,而明天……邻把头压得很底,看不到脸上的表情。:对不起邻子。我的心感到莫名的刺痛。邻子抬起头来,眼睛依然湿润,在她深不见底的眼中我以能看到那无尽的伤痛。我是不是很自私啊!邻子的强颜欢笑让我心疼。我把邻子抱住,紧紧的抱着她,生怕她在我身边突然消失掉。:你还会回来吗?:会的,到时我一定回来。我吻去邻子脸上的泪水,那些刻骨铭心的伤痛,我要与她一同承受。

风雪早以停了,窗外是姣洁的月光。

第二天我们一起上火车站,邻子把我送上火车。:要回去多久!:不知道,最少也要一个星期。‘避避避’火车鸣笛拉响了。那行,我等你。我会尽快回来的,这里冷,你还是回去吧!邻子的脸上难再看到血色。好好照顾自己。你也是。火车开了,一个宿命的开始。隔着车窗我看着雪地里的邻子,孤独地站着,随着不会为谁而停留的火车,逐渐的走远,终于消失,不见。

备案号:鲁ICP备13029499号-2 说三道四 www.s3d4.cn 说三道四技术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