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三道四技术文摘-感悟人生的经典句子
说三道四 > 文档快照

陕北,新娘的花马轿

HTML文档下载 WORD文档下载 PDF文档下载
一阵爆竹炸响;一声红缨鞭甩响;山野中,那一顶红蓬花马轿,在载起了新娘后,便开始启程……在陕北,在山乡的僻处,这一幕,是延续了很久的、且又是最让人瞩目的一个娶亲画面;一代代山里的姑娘,正是坐上了这一用板车扎装而成的一顶红蓬子花马轿,在离开了一方山头后,走向了另一方山头;从而,开始了她的新的人生。这山瞭见那山远,你看,七沟

一阵爆竹炸响;一声红缨鞭甩响;山野中,那一顶红蓬花马轿,在载起了新娘后,便开始启程……

在陕北,在山乡的僻处,这一幕,是延续了很久的、且又是最让人瞩目的一个娶亲画面;一代代山里的姑娘,正是坐上了这一用板车扎装而成的一顶红蓬子花马轿,在离开了一方山头后,走向了另一方山头;从而,开始了她的新的人生。

这山瞭见那山远,你看,七沟八墚间,绕湾没渠里,那娶亲的车,或三辆、或五辆,总是早早地出发:红蓬马车打头,三、五骡车压阵,好路上浩浩荡荡,差道间慢慢稳稳……这是支承载着一个家族使命的队伍,它的组成,有撮婚的介绍人,有新郎,还有新郎的七姑八姨的户家的人们。在民间,这支队伍,俗称`娶戚';娶戚之人,也是从昨晚`人攥'的饭桌上就内定好的,其人员总数,必为单数,这是待娶得新娘后,便自然地配成了双数。好事必双,这便是土地赋予给人们的最纯朴而简单的概念。

经过了一路的驰骋后,娶亲的队伍,往往也在早饭前就赶到了新娘的家。卸辕歇马后,新娘家不仅要以最大的热情,招待娶亲者们入桌就餐;而且,也会在自家的骡马大厩、或者别人家的厩棚的喂食石槽上,早己放了准备好的精重草料,以同样地犒赏那几匹骡马的劳苦与功高。

而就在这些娶戚们吃饭的时间里,新娘被一堆婆姨女子们,围拢在了另一间的窑屋里,展扒着取戚们带来的那两个大红包袱里的东西。婆姨们在拿起一件料子衣服时,总会摸一摸,也会抖一抖,听到那`哗哗'的声音时,会让她发出啧啧声;也让脸孔上的那点羡慕之色里,不勉地流露出点对自己当年时,那或是一身粗布料的、或是一身的确良料的缝制的婚服的寒酸与不及;于是会在交头接耳中,感叹年代的变迁、以及对她们红颜而过的青春的怀念;而对于那些尚未出嫁的年轻轻的女子们来说,她们在审点这些东西时,不勉会脸孔红红,臆想到自己以后出嫁时,也终将会有这么两个大红的包袱;而那时,里面所包裹的东西,还会不会又将超越于眼前的这些呢 ? 因为,这一对大红的包袱,便是整个山头上的惯俗了;是必须给予任何一个新娘的必备的嫁妆。它一包里,包的是新娘从里至外的婚衣;另一包里,包的是鞋袜和洗漱的用具。

就在她们展展看看、说说逗笑的中间,新娘也总是在羞羞答答里,扭扭捏捏间,被人们,将这一身的婚衣,给她裹罩在身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 )

对于天底下,所有要做新娘的女人来说 这应该是一个最幸福不过的时刻。站在镜前,那崭新的一件红色印花外祆,会让新娘脸上的那份羞涩,无法躲藏,而更加地动人!这激动的容颜,似是她的一厢情愿的表现;但偶也不排除,会有极少数的人,会扭扭捏捏上半天,在熬不过人们的温言劝婉后,即使穿上了一身婚衣,也会在面对一镜时,仍象是有几分的委屈,淡漠地伤神,似是自己,遭遇了一种身不由几的无奈……;但又不管有怎样的心境,此时里,她们又总在面对其母亲的那张泪洒洒的脸时,你的一厢情愿,会在伏在她胸怀时,莺莺一哭;她的几分无奈,也会在抱住她的头时,任一串泪水自落;从而,将那委屈,也掩藏在了心底……因为,此时此刻,穿起了婚装,她就似乎没有了一千个理由来与母亲抗衡一一因为是母亲给过她生命?所以,母亲的伟大,便在这一刻里,也才使她有了心灵上的包容与宽容?!

待所有的人吃完饭后,在抽烟喝茶的功夫,介绍人从包里掏出用红纸包裹好的一梱捆的彩礼钱,并郑重交予新娘家的管家点验。待准确无误后,介绍人便稍带地盘问下`送女'的人数,如果听到多了,他也会委婉地表达一下自己的意见,会说些诸如`去多了,会让山头上的人笑话……毕竟,送女,不是去赶会!’的话;也会说`去多了,那面恐有条件限制,唯怕慢应慢待了新亲戚’等冠勉的话语…… 在山头上,`送女’的人,也是由新娘家的亲戚们组成,其人数,一般按`娶戚'的人数而定。你来十三,我去十四……j家族小的,配不够人数,孩子也能顶一员;而遇上家族大的,也会有争;因为,很多人都想借此机会,去看看新郎的家;特别是一些男人们,他们总想到那席桌上,去和新郎家的亲戚们,来个酒战通霄,比个高底。为此,管家便要从中调合,权衡一凡后,有果断地割舍的;却也有一时实在不好割舍的,便陷入犹柔的寡断中。每每此刻,便又受到年轻人们的撮督,说人多了,才证明咱们女家的势力……所以,也就采纳了此意。这样,`送女'的人数,往往就会多出`娶戚'人数至少几人;甚至十几人……

当`送女'的人最后敲定后,新娘家的管家开始在这面吩咐自家的车马准备;`娶戚’的窝家,也在那边吆喝起了娶亲者们驾辕套马……

如同备战出征的时刻,东鸡`呱呱'叫;西鸡 `鸣鸣应:骠马出厩,健骡入伍;东头的老男人,捏一旱烟锅,`叭嗒’在嘴,向这望;西头的老婆婆,拄一拐,靠在门前的石墙上,眯缝着一双眼,朝这视……

紧锣密鼓里,整个小村大庄都人声鼎沸着,霎有当年汉帝女儿王昭君的出嫁远行之势!

从门里闪出的新娘,一左 一右被俩个婆姨或女子搭着手,顿停住在了门前。身后又出来俩个女人,一人抱了一个大红的包袱,径直走至了院落中央上,那己经辕架马背的红蓬花轿前,挑起红绣球后的花帘,将包袱放了进去…… 这时候,会有几个婆姨女子,从院落口,走至新娘的跟前,一边用手正一正新娘的婚衣下角;一边说上几句`常回娘家来串门……'等离别时的牵肠挂肚语……新娘总会在轻声嗯语中,回想起过去与她们生活的情景,为曾经的融洽,心生留恋;也为曾径有过的隔阂,暗暗化为了乌有…… 就在这时,只听`咚当'双响炮响起,但见新郎己立在了新娘的面前,一躬身,便将新娘揽在了怀里;然后,以健步之势,飞快地、径直地抱着新娘到了红蓬马轿前,正当要将新娘塞进轿中时,忽然就被一哄而簇过来的不少大孩子与大女子们围扰,有人眼疾手快地一伸手,就将新娘从车上拉了下来,接着,又被几个女子,顺势间拉于了一旁,围成圈,藏困在了中间……

见这阵势,新郎忙从别人手中接过装糖果的包,解开就抓出一把来,抛向了那些女子们,并上前去欲拉出新娘来,但又仍又被男孩子们给堵住了。只听有人在喊,`快撂红包哦一一’

新郎被这一声所点醒,终于从兜里掏出来几个裹钱的小红包,但没等分发,便被跟前的俩个孩子抢至了手里,就撒腿地而去;而他正当乘机要去拖拽新娘的手时,却又被几个更小的孩子挤拆了过来,堵住……那一双双小手展着,贴在他的下腰处 ,目光既是顽皮,而甚又是高傲,似乎容不得你去考虑给与不给!就这样,新郎又会从衣兜里摸出仅剩的两、三个小红包来,这些孩子们接到手后,便在一声欢呼声中,乐滋滋地跑去了。

新娘终被抱进了红蓬马轿,鞭炮也齐鸣了起来;散烟的、散糖的,也在忙乎一阵后,座上了自己的车位,只听介绍人,在与新娘的父母握手寒喧后 ,大声地喊出了一声`出发!'

但,所有的车子,却没有动起来。

原来,打头车的那辆`娶戚'的马车上,那架辕的小伙子,听到出发的口令时,竟做了一个空手扬鞭的动作,惹得人们大笑出声来时,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哪有那条甩的`叭叭'响的红缨鞭呢,于是尴尬的脸,更象以往`送女'的人,在啜下了主家揣上的一碗迎门高梁酒后,烧沸的红塔塔地了……

`倒霉,红缨马鞭不见了……'那年轻后生,嘟嚷着跳下车,那狼狈的样,引得人们大笑起来。新郎见状,忙从自己的车位上下来,奔跑过来后,讨眉谄笑地去盘问两旁站着的人们,见无动静,便赶忙又从包里搬出一盒好烟来,举至头顶时,才见有一个年轻后生,握着马鞭,从一背墙角处闪了出来,讪笑着,欲与其兑换……

就在新郎寻摸着这一红缨马鞭的空儿,轿中的新娘,己掀挑开了轿帘的一端,正探出半头,目光里闪映着眼泪的花花,象对准着自家的门前一一那里,正静静地站着她的父母亲……她的母亲,此刻里,正象用一块手绢,或者正用自己的一角衣袖口,将一颗泪拭摸着、掖回着;但在一眨眼后,在与女儿的目光相碰后,便直直地奔了过去……

新娘捏住母亲的手时,那泪已奔涌而出了;俩人互相地拭抹起对方的眼窝,底声细语里,一 个道声`娘要安康`;一个嘱句`好好过人'……別手之刻,母亲们又总会探下头,看看花轿里面的铺什,如发现是一块花花的地毯,便心里安慰,令她回想起自己、以及自己的母辈,当年,其实,不过也就一块花单铺垫于一块白羊毛沙毡或一块黑羊毛的沙毡;随后,她还会用自己的一片手掌,轻轻地去摸梭于一下这顶红蓬马轿,在转瞬间,也会浮生起另一感慨来……

这一顶花马轿,其实,对于她们这些山里的女人而言,既是一个久远生活传承的道具,你永远无法排斥;也似她们生命岁月中转折的一个醒目标志一一坐上它,在这一山一沟的行进中,无论路途远近;无论摇

摇摇摆摆,颠颠颤颤;也无论浩浩荡荡,飘飘兮兮:沧桑也吧;幸福也吧;委屈也吧;坐在了里头,那一定也是生命赋予你的一个神圣;坐上了它,你的生命就有了种别样的庄严;那是一种担负,是你曾经不管山野性格的张横,还是曾经厚道个性的怯懦,都将在一个新的人生点上,承受新的磨合;找寻新的精神的契合点!

马鞭挥起,娶亲的队伍终以出发!村庄的口上,石磨的边上,人们驻足目送……那份庄重,是给一个共过山头的女子的一路平安;也是对一个新娘最淳朴而贵重的幸福祝愿!

马蹄声声,娶亲的队伍,沟里进,山里出;遇一座水神庙,那硬硬的炮杖便点响;逢一座山神庙,那长鞭响挂也便燃起……

红蓬花马轿中的新娘,此刻,你的心也在`咚咚'地跳吗?你,又在想着什么?

哦,我的陕北血脉的新娘哟,你可猜出,此时,在山的那一头,在村庄的垴畔上,或许,正有一个个的身影,正擎起着一双双的眼睛,深情地、朝着你而来的方向上翘望着,翘望着……那是等着你,在你俯身而出花轿时,一串欢快的琐呐声响起在整个小村大庄;响彻在你生命世界里的,那一片永远的根土!

2O14/1O/28/王胜

备案号:鲁ICP备13029499号-2 说三道四 www.s3d4.cn 说三道四技术文摘